当前位置:欧洲杯竞猜比分  > 资讯中心  > 行业动态  > 正文

跻身全市场前3%!尚正基金张志梅:投资就是投企业,关键要做好价格和价值比较

时间:2024-05-20   来源:券商中国

image.png

▲尚正基金基金经理 张志梅


我只是判断一个大致的方向,更多的是去看公司本身的价值。近日,张志梅向券商中国记者表达了自己对投资的感悟。

 

作为价值派基金经理,张志梅偏好选择绝对低估、优秀且适合中长期配置的公司,以追求持续稳定的回报。

 

市场是最好的验金石。得益于对资源型公司的提前布局,张志梅在管产品尚正竞争优势混合基金今年以来收获不俗的业绩。数据显示,截至515日,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已超过16%,位居全市场前3%,其净值也在近期不断创历史新高。

 

近日,张志梅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,同样是投资源型公司,研究的出发点可能不太一样,我并不清楚它们的价格会怎么样波动,主要是认真看公司、看三张表、算价值。

 

投资就是投企业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有的基金经理的投资框架是自上而下,有的是自下而上,不知道你怎么定义自己的投资框架?

 

张志梅:其实最开始做投资的时候,我也主要是采用自上而下做行业轮动的套路。随着不断地积累,我发现这种方法有时候是很有效的,但有时候又是完全失灵的,比如很多时候很难找到行业大的趋势变化,有时候即使行业变化很大但不代表公司在里面能赚钱,你会发现这是两码事。

 

后来我开始不断地学习和深度思考。一方面,向历史上一些优秀的投资人学习,我发现包括巴菲特在内的很多知名价值投资者,虽然在牛市的时候业绩跑不赢那些很猛的人,但他们最终的长期业绩累积是非常可观的。另一方面,在投资实践中不断积累与成长,我觉得早年做年金和专户的经历对我的影响也很大,那时候总是想着要不亏钱。

 

在不断反思与实践的过程中,我对价值投资有了更深的理解,并开始重塑自己的投资理念和框架。我就想学学最牛的人,熊市少亏钱,牛市的时候赚的虽然不那么多,但是累积下来收益还不错的,并把这个作为自己的一个小目标。

 

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复盘历史上成功的投资案例,发现他们持有的股票有两个特征,一是持有时间非常长;二是买点特别低。他们的投资秘诀是股票价格是波动的,利用股票价格波动带来的机会。这是一个公式,这个公式我该怎么用呢?

 

在学习了更多的资料、复盘了更多的案例、经历了更多的实践后,最后我终于明白一点:投资就是投企业,跟市场没太大的关系。作为投资人,我觉得要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才会真的明白具体怎么做投资,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投资方式。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如何做到买得便宜?

 

张志梅:最关键的是做好价格和价值的比较。买的时候,需要对公司未来值多少钱,也就是它的价值有自己的定价,如果明显低估才会去买,我基本上都是这样一个个公司去看去挑。

 

我现在基本上很少关注,或者说,也没能力跟踪那些市场热点,对那些涨得很猛的东西反而心存畏忌。市场行为是多种多样的,但是投资的本质是投企业,买的也是企业未来的价值。有些公司都看不清楚他是干什么的,更不可能计算出它未来的价值,这种情况我肯定就选择不参与。

 

对我而言,投资第一要有长期思维,第二是看企业未来的价值,第三要有一个比较,即当前的价格和自己给出的价值的比较。而能计算出未来价值的公司,首先是你能看清楚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,其次是大概能预估未来能赚多少钱。

 

挖掘公司本身的价值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去年你开始加仓资源股,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去做这样一个操作呢?



张志梅:去年主要是增加了原油开采和铜、锂资源型企业的配置,其实挺阴差阳错的,并不是说我对油价和铜价本身有判断能力。

 

先说原油开采类的企业,其实去年上半年我是错过的,后来也是受到股神巴菲特的启发,他有投资西方石油并且一直在增持。那么,既然股神都这样做了,无论是致敬还是抄作业,都值得认真去研究一下。其次,我自己也是长期持有煤炭的,我认为煤炭和原油都是石化能源,理论上价格变动方向应该是一致的。当然,决定企业价值的核心依然是资源禀赋和开采成本,以及未来可以回报股东的盈利能力,研究工作也主要围绕这几点进行。

 

买铜更是个意外。我们一直在对新能源产业做研究,其实当时我们是在看锂相关公司的时候发现了铜。铜作为资源品,总体逻辑跟我买煤炭是一样的,它的供给端没有新增产能,需求的增长是确定的。此前铜的主要需求来自于房地产和电网建设,现在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新增需求都是来自于新能源相关产业。我是在看一家盐湖锂资源企业的时候,看到这家企业主要盈利来源是铜矿,其拥有的铜矿是国内最大的单体铜矿,排名第二的被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拥有,且产能刚好在前两年大幅释放,企业资产负债表和盈利能力都有了脱胎换骨式的变化。

 

回过头来看,年初油价和铜价的上涨都让我很吃惊,自认为确实没有能力去判断价格涨跌,更别说再加上时点判断了。我只是判断了一个大致的方向,更多地去看公司本身的价值,底线思维是即使价格不涨,作为投资者我的回报大概会来自于哪里,如果股票价格继续下跌20%,我还愿不愿意继续加仓。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请讲一些具体的投资案例。

 

张志梅:以加仓的石油企业为例,最初我并没有认识到其价值所在。去年下半年,在把公司上市以来所有的资料都认真翻了一遍之后,我好像突然抓到了投资这家公司的要点。

 

首先,这家公司沿海石油开采的垄断地位就不说了。从成长性来看,这家公司近几年一直在大力增储上产,用公司自己的话说就是持续增储上产,提质降本增效,每年都有一定的增量。2020年以后,它的原油产量实际上一直高于过去一个周期,每年都有一定的增速。二是,公司在 2022年战略展望中,明确表示2022—2024年全年股息支付率不低于40%,绝对值不低于0.70港元/股(含税),结合公司当时的股价来看,公司的股息率很有吸引力。三是,过去十年油价大多是在60美元以上,2013年最高达到110美元,过去十年只有两次低于50美元,一次是2015—2016年,一次就是2020年疫情。最后,结合当时的情况,我估算了公司在悲观、正常、乐观三种情况下公司的利润,我认为公司被低估了。其实,相比很多真正的价值投资者,我这个认知还是晚了。没办法,认知不到位就是不敢重仓。

 

买铜相关的企业也是类似。我认真看了公司的资产负债表、现金流量表以及公司过往的一些历史资料。一方面,这家企业也属于资源型的企业,开采成本非常低,基本上开采出来只要能卖出去就非常赚钱,现金流也比较好。对我而言,有资源禀赋的企业长期是有投资价值的,可以进行长期的跟踪和研究,既然发现了就一定不要错过。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你投资的公司是不是有一些共性?

 

张志梅:我选的公司大多是商业模式清晰、公司治理也比较好的行业龙头,要么是具备资源禀赋的企业,要么是很好算账的企业。

 

我的投资周期一般相对比较长,以尚正竞争优势混合来看,这只基金自成立以来主要持仓行业和公司变化并不大,主要聚焦煤炭、高端白酒、电信运营商、社交媒体、财产险5大行业,重点持仓的公司大多数持有已经超过8个季度。

 

总结来看,我选择公司主要有四个标准:一是商业模式优秀;二是企业具有竞争壁垒和定价权,能够抵抗经济波动;三是资产负债表健康优秀,能够持续产生现金流,并具有高分红能力和意愿;四是从估值上看,未来5年能够基本满足10%—15%的内在收益率要求。

 

追求绝对收益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从公开资料看,你管理的尚正竞争优势在逆市中取得了不错的业绩,排名也比较靠前。

 

张志梅:有运气的成分。这只基金在市场行情相对高位的时候成立,它本身的定位并不是走极致化的相对排名的路线,本质上是追求可持续的复合收益率。短期排名比较靠前,我们当然也会比较开心,至少说明过去一段时间犯的错误比较少,也有正的收益回报给持有人。其实也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总结的,也有一些遗憾。

 

公司内部无论是股东还是管理层,都有一个共识,就是投资是来赚钱的,不是来比排名的,排名确实就是一个结果,结果好大家都开心。另外,这也是一只发起式的基金,公司和内部员工买入较多,风险利益共担。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到底赚多少算合适呢?我觉得还是要定一个合理的目标。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站在现在来看资源品的话,它的估值怎么样?

 

张志梅:就我持有的煤炭和铜这两个品种来看,我觉得现在是合理偏高一点点,不算高估但是也不能算便宜。当前位置我可能不会再考虑加仓,但如果没有找到更低估更好的品种来替代,我暂时也不会考虑卖出。

 

首先,我不太轻易地去做价格上特别确信的判断,除非它很明显地一眼看过去就高估了;低估和高估并没有绝对的标准答案,我会更偏好用未来三到五年有多大概率实现10%15%的年化收益率这个标准来进行衡量。   

 

券商中国记者:像AI(人工智能)这些市场上的热点会不会考虑参与?

 

张志梅:对于市场上的新兴事物,我多多少少会关注下。如果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能力,就会更深入地再去做一些学习和研究。公司内部研究员也主要是覆盖TMT和新能源产业链。AI作为未来技术的一个大方向,肯定会有相应的商业模式走出来。目前来看,似乎还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商业模式,更多是作为生产力工具提高效率。不知道这个理解对不对,可能比较肤浅,但是我也就只能理解到这个层次了。新方向不妨学习着,边走边看,投资其实有时候不怕晚的。

 
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欧洲杯竞猜比分